20081108哈哈我們沒跟錯導遊啦
一早是被急促的敲門聲吵醒的。
我一開始還以為是來叫人起床的飯店人員,但那個人敲完門竟然還轉動門把想開門也太超過了吧!我過去開了門,惺忪睡眼裡只見到一個同樣穿著睡袍的中年男子。
他看了看我,在我想開口講些什麼之前,他很快說了聲Sorry離開。
是怎樣?明明我的房間號碼已經在很後面,而且我後頭那個房號也是我同伴的房間啊,你這樣也能搞錯?被吵醒其實很不爽,但不能讓這件事破壞我即將到尼泊爾遊樂的心情。索興拍拍臉頰讓自己清醒,起床準備離開。
旅館的早餐還不錯,大夥兒開始細數這家旅館的種種不是,太薄的牆壁真是大家一致的痛,我沒有很想知道隔壁在看什麼電視聊什麼話題的說。用餐的同時看著電視裡正在播泰國的連續劇,照例要嘴賤批評一下裡頭的劇情和演技,雖然聽不懂他們在演什麼,但女主角在夜晚遇到黑色的鬼影,而鬼影還對她放出龜派氣功的特效畫面也蠻有震憾力的,至少有笑點就是了。
(過境旅館的餐廳)
因為很怕再上演曼谷機場走來走去找不到路的窘境,我們早早就確認了路線,只浪費了一點時間在大玻璃窗前自拍亂拍;早晨的陽光透過大玻璃窗的感覺很好,昨晚陰陰暗暗的走道也變得明亮高級了起來。
(明亮的機場走道)
抵達C3登機門,意外的竟有不少旅客,原來尼泊爾也算是個熱門的旅遊國家,我真的小看它了。照例拍拍照混時間,上上廁所留下一點什麼,沒一會兒就要登機了。走過空橋進到機艙,色彩鮮豔的座椅立刻就讓眼睛一亮,有紅的黃的紫的三種顏色呢,好個花俏的泰航班機啊!
(C3登機門)
(三個同伴走在不同道路)
(花俏的泰航座椅)
這趟的機上餐就好很多,我叫的是咖哩羊肉還是牛肉忘了,記得肉是有點咬勁的,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它辣辣的醬汁口感實在太讚了,讓人食慾大開,連難吃的烤餅我都覺得可以原諒它了,尤其搭配畫面爛到爆的電影「瓦力」,效果更佳(因為不會想看電影於是猛吃)。因為沒錢沒勢力只能拿到左手邊的座位,所以我們無緣在接近加德滿都時看見連綿的山脈,所以即使機上會有廣播貼心地提醒乘客看看窗外,也有不少人擠到右手邊去張望,我們還是只能堅持地留在座位上讓飛機保持平衡,而且我最討厭一窩蜂了,哼哼。
(好好食的咖哩餐)
快降落之前,空姊們捧著籃子分送蘭花(?) 給醒著的乘客,大螢幕上也切換成駕駛艙的視界,也就是我們可以在降落時看到和機長一樣的畫面。我還第一次看到有這種設計,真的,這種構想還蠻特別的,值得鼓勵─雖然看到的景色一點也不特別。
飛機在停機坪停妥,大家一個挨著一個的,一樣是向空姊三碗豬腳幾句,走下階梯來到地面。呼,沒有空橋也沒有接駁車,我們就那樣站在停機坪上耶!感覺好像是來訪的元首要對著接機的眾人揮手擁抱之類的。把握機會照了幾張照片,那麼近地看著飛機和推進器,感覺好有魄力啊!加德滿都的陽光很充沛,但前頭低矮的機場主體建築看起來有些不起眼,遠遠望去暗暗灰灰舊舊的,和早上才離開的曼谷機場差好多。一時之間要接受這種轉變實在有點強人所難,但既來之則安之,要往好處想。
(蘭花與泰航)
而且頭已經洗下去了,是這麼說的吧!
(走進加德滿都的機場)
排隊等著辦簽證,龜速到讓人有些不耐煩,再加上觸目所見並沒有什麼迷人的景色,除了陰暗的大廳還是陰暗的大廳,連等待的人、辦證的人看起來也都灰灰的沒什麼精神。海關的辦事速度非常地閒適,好像我們遊客也該放輕鬆一點才對。因為一直搞不清楚要繳幾張照片,手裡拿著十五塊美金好像等著買菜似的,加上室內空氣並不是很好,昏昏暗暗的一直讓我有種暈眩感,好想快點搞定簽證出機場去。
(中古的行李轉盤)
但辦事人員的態度還算和善,總算拿到熱騰騰的簽證,我們下到略顯簡陋的行李轉盤那兒等待,真的,連行李轉盤都顯得閒適遲緩,完全不急不徐地吐著大家的行李箱,總覺得它如果當場停住不動我也不會吃驚。我們沿著夾道的人群往外走,還被警察趕來趕去,手冊裡寫著我們要找拿著「Welcome, Flying from Taiwan」 的人,不過人實在太多,自己像劉姥姥一樣只會跟著其他同伴走,也不曉得怎麼找到人的,在還沒弄清楚時,已經有個人伸出手來要握手,還自我介紹他叫作Carma ─他就是我們未來這幾天的隨隊導遊。其實那時候我們也還不確定情況是怎樣,反正有人來帶了,而行李也被搶著拿到車上去,想說應該就沒錯了吧!
倒是上車之前,我被一個幫忙拿行李的當地人帶到旁邊,唏哩呼嚕地一直朝我要小費,因為沒預料到這件事,只好暫時先裝傻,而且被他半強迫地帶開,心裡說實在有點不安。結果上了車,同伴說他被纏得只好先給了十錢美金,而且我們後來發現這些拿行李的人根本是常駐在機場的,和來接我們的導遊一點關係都沒有,看來也算是花錢買教訓。
在車上兩個導遊先替每個人戴上花圈,是那種小小的菊花,串成一大環滿滿的花香味一直繞在鼻腔前,感覺好觀光客,而且那麼橘和我的衣服還蠻不搭的。導遊開始利用一大串的英語攻擊我們,因為帶著一點腔調,有些字詞含糊在嘴裡還真是難懂;Carma 似乎是個新人,要不就個性如此,一路上感覺沈默得很。沿途看到的風景比鄉下還鄉下,我一直以為加德滿都既然身為第一大城,應該至少還會有個大城市的樣子,但那樣一路往前,看到的多是破敗頹圮的市容,房子舊舊破破的,路人一臉漠然地望著我們,連道路也是坑坑洞洞的,有時還是石子路,巔巔頗頗地像是種歡迎儀式的震憾教育,只好安慰自己,也許剛好這條路長這樣子吧!
接近市區的中途正好遇上folk music的遊行隊伍,雖然不曉得他們在慶祝或訴求什麼,但身為觀光客有這種機會當然最好不過,只是坐在車上,隊伍就直接從你旁邊的窗子走過,拿相機對著他們拍還蠻不好意思的。裡頭有好幾群學生在嘻笑,還會朝著車子裡的人揮手放聲大笑,態度自然不扭捏,簡直比我們這些拍照的人還要自在。車子就這樣被遊行隊伍耽擱了好一陣子動彈不得,不過反正也沒什麼好急的就是了,就是一直被觀看感覺有點奇怪。
(遊行人潮)
我們住的地方叫NorthField,入口看起來很不起眼,沒想到一進房間也一樣不起眼─好吧,跟我的想像真的有一點差距,雖然我不是那麼要求非得住得很好,但這房間真有一點抱歉,床單被單感覺上都有種陳年的滄桑,而且摸起來有點溼溼涼涼的好像沒曬乾;沒有電視也是一大扣分,因為我最愛看local 的節目了,這樣就沒辦法邊看當地節目邊取笑了啊!但我們也沒什麼時間仔細檢視房間狀況,因為導遊還要帶我們去換錢和逛市區。
說到導遊,我們真的有點傻眼,本來手冊上說的應該是個略通中文的人,以為這樣至少不必老是用癟腳的英語交談,沒想到來的兩個人都是那種只會英文和尼泊爾語的人,一定要逼我練習說英語就對了。過去的訓練都只教會我聽比較標準的英語,遇到這種有腔調的發音真是一個頭兩個大。
我們跟在兩個導遊後頭,其實心裡頭一直存著疑惑,到底來接我們的這兩個人是不是真的是我們的導遊?首先不會中文是一點,住的地方和手冊上不一樣又是另一點,但明明我們都跟著坐車過來了,現在才在考慮這個又好像很搞笑。不過對我們來說這個問題真的很重要,沒問清楚實在無法安心,於是四個人就在後頭竊竊私語了半天,總算鼓起勇氣問了比較多話那個導遊。
好吧,被嘲笑是一定的,因為連我們自己都覺得好笑。他拿了一張紙出來,上頭的確印了我們四個人的英文名字,沒錯沒錯;看到自己的名字,我們全都如釋重負地笑出來,當然自我解嘲的成份多了一點,不過這下安心了,沒跟錯人。各自換了一百塊美金後,導遊帶我們往小巷子裡鑽─其實這兒每條路都像小巷子,全都窄窄擠擠的,而且路況普遍不好,最讓人受不了的是來往的機車、計程車、人力車和腳踏車。尼泊爾人很愛按喇叭耶,一路上幾乎像是被喇叭聲催促著往前的,每走幾步就一定會伴隨喇叭聲此起彼落;我深深覺得在這兒車子性能啦、開車技術啦都是其次,喇叭最重要,不會按喇叭大概駕照也考不過吧!走沒幾步路就遇到兩次的機車小車禍,不過他們彼此好像也都可以一笑帶過,倒沒發生什麼爭執衝突。
(三輪車排排停)
我們沿路看一些小佛塔,就連路邊都可以看到某種祈福、祭祀的設置,最後導遊帶我們到杜爾巴廣場去。在加德滿都週邊有好幾個杜爾巴廣場,他帶我們到距離住處最近的一個。廣場其實和市區沒有明顯的分界,只在某個地方有個售票亭;書上說付錢買票之後,只要拿這個票和照片去申請個證件,之後再次進入就不必再付費。大概因為是週末,廣場上滿滿的人群,有賣東西的小販,有圍觀看街頭表演的,有坐臥在台階上休憩的,或者像我們一樣到處走走看看的觀光客。廣場有許多寺廟佛塔一樣的建築,導遊也會朝我們解釋它們的歷史典故,但語言的隔閡讓這層理解有了距離,啊,英語真的很重要。於是我們只好拿出旅遊書,一邊指著書上的名字一邊問導遊,再讀一讀書上的說明─這就是沒作功課的結果。
(某某佛塔)
(杜爾巴廣場一景)
(誰知道它是什麼)
(反正和上面一樣)
(.......)
記憶比較深刻的是有棟據說是一整棟樹蓋成的寺廟,以及不淮拍照的庫瑪利女神廟。導遊向我們解釋庫瑪利女神是一個活女神,她在被奉為女神之後,一直到青春期前要受到種種的生活限制,比如說不能流血、不能走路,要獨自住到女神廟裡等等;我們就一直在想不能走路不能流血是怎樣,所以不能挖鼻孔或擠青春痘就是了。出了女神廟,我們在一旁的廣場上還正好看到有人在拍類似偶像劇(?)的東西,主角是一個還蠻有型的結實背心男和一隻穿著綠色泡泡龍布偶裝的生物,真不曉得導演在想什麼。
(型男與泡泡龍)
廣場上有不少賣東西的地攤,多是木雕、銅器、刀飾和黑色石頭。黑色石頭有吸引到我們的注意,於是地攤老闆過來展示這項商品,原來打開石頭之後,裡頭有一個像菊石化石的紋路,還挺有意思的,只是完全興不起購買欲。老闆告訴我們,會形成這種化石是神蹟的展現,嗯嗯,即使你這樣講我還是不會想買耶!有個攤販老闆還透了一兩句台灣話想拉攏我們,但台灣人多精啊,那這麼容易就掏錢。
我們走了長長的一段路回到住處,也算是見識到了加德滿都的街道景況,雖然有點讓人想起柬埔寨,但感覺卻又更落後貧窮,或者該說是缺乏整理吧,即使這兒有不少國外觀光客會來,也真的有很密集的商店林立在道路兩旁,但規模或商品樣式都不是很精緻,感覺被消費成一個觀光重鎮,卻沒有比較完整的規劃;某方面來說有種違和感,但這是不是也間接保存了當地的本土特性呢?我不知道,因為畢竟我只看到一部份的加德滿都。
晚餐導遊帶我們到一家叫「Yin Yang」的餐廳吃飯,店名叫陰陽,連盤子上的logo都是個太極圖案,但那和泰國菜有什麼關係也實在不了解。餐廳裡頭昏昏暗暗的,反正這兒好像都是這樣,連天空都有種灰濛濛的感覺,一定要快點習慣。不過向店家問過之後,才知道這一帶都停電了,所以現在沒有燈;原來餐廳裡的蠟燭不是用來充氣氛的,而是真的要照明用的。後來發現尼泊爾真的很愛停電,而且即使停電所有的商家都一樣可以點蠟作生意,超妙的。
(陰陽餐廳)
這一餐點得很辛苦,當然不是因為第一餐大家慎重其事,而且菜單上全都是些看不懂的菜名,都還要一邊跟導遊溝通,導遊再向服務生詢問,然後我們再費力地聽懂他在講什麼。什麼檸檬魚、綠咖哩、蝦炒飯、青木瓜、沙嗲,反正有聽過沒聽過的我們就亂點一通,況且都包含在團費裡了,卯起來點也沒有人會反對的。不過老實說,味道很道地而且很不賴喔,尤其綠咖哩很美味,吃到好吃的東西也算是個好的開始。吃飯途中電就來了,我們還很捧場地鼓掌叫好,其他人一定不曉得這群台灣人是怎麼了。
我們也不曉得,反正出國耍白痴沒人知道─那我幹嘛寫出來?
(完食)
導遊又帶我們隨意地逛逛走走,體會一下夜晚的加德滿都。這兒也算是愈夜愈熱鬧,燈光一開,整個城市莫名地染上一種紛亂的魅力,亮晃晃的商店會讓人忍不住想進去繞個兩圈。和導遊約定好明天的起床時間,我們繼續在街道上閒逛,買買風景明信片,嘲笑人家店裡的商品不拉幾,或站在書店裡看著一排春宮圖的書竊笑。雖然努力地想掏錢買些紀念品,但老實說,這兒的東西讓人很沒勁,在「當地特色」和「作工粗糙」之間,我們毫不考慮地投了後者一票─總之呢,這裡的紀念品讓人很想謝謝再聯絡,尼泊爾幣很難花掉說。
結果我們只買了礦泉水和明信片,聊表一下心意。
(回旅館囉)
加德滿都這一晚,我洗到了冷水澡。真的很冷,入夜的加德滿都有著逼人的寒意,邊發抖邊洗完澡,躲在被子裡還是覺得有點冷,而且不曉得是不是氣候的關係,喉嚨一直覺得乾乾的,有種感冒的前兆。我不要一出來玩就生病啊!
還是趕快睡著吧,睡著應該就會好一點了,只是窗外還是熱熱鬧鬧的有人聲喇叭聲,看來這一夜要睡不安穩了。

 

.
創作者介紹

sujhhqjztrcs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